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机械制造 » 你的工作会被机器人取代吗?

你的工作会被机器人取代吗?

来源:创事记

核心提示:谷歌近日在机器人于人工智能领域动作连连,先是与强生公司签订协议合作开发具备人工智能的医疗机器人,后又宣布其获得已在美国国内获得了为机器人植入特定性格的系统专利。

1.jpg


  谷歌近日在机器人于人工智能领域动作连连,先是与强生公司签订协议合作开发具备人工智能的医疗机器人,后又宣布其获得已在美国国内获得了为机器人植入特定性格的系统专利。前者谈不上新鲜,不管是英国开发的“达芬奇的工具”机器人外科手术系统,还是美国军方已经在战争中投入使用的“乌鸦”系列远程手术机器人都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技术水平;至于后者,根据有关的专利描述,也仅仅是对人类行为模式的简单复制,远未达到让机器人具有真正的“性格”的水平。我们当然不会认为这样的进步会招致人类的灭亡,老是谈论机器人与人工智能的威胁论也让人厌烦,但我们不妨谈论一个简单得多并且与每个人生活都密切相关的话题:你的工作会被机器人所取代吗?


  这个话题听起来似乎有点遥远,但实际上,许多富士康的工人应该已经感受到了来自机器人的竞争。上月,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科技集团宣布将引进数量可能达数千的机器人取代人力,以降低劳动力成本。同时,鸿海集团的总裁郭台铭向媒体透露,鸿海准备在三年内让七成生产线实现自动化,他计划用机器人取代工人,以提高生产效率。早在2011年,郭台铭就曾有过类似的表述,鸿海将引进一百万台机器人来取代工人,而鸿海目前在中国大陆总共雇佣了约一百万名工人。从经济学家以及关注鸿海劳工生态的批评者的角度来看,这个计划将缓解鸿海目前所面临的劳动力不足,并且减少劳工纠纷,使得工人可以从无休止的加班与简单机械的劳动中脱身出来。



  许多乐观的财经评论员表示,机器人技术的普及,可以将工人从单调、繁重、甚至是危险的工作环境中解放出来,使得工人的工作与生活可以变得更加舒适且更有尊严。至于机器人技术可能会造成的工作岗位的削减,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失去的工作岗位会从其他方面得到补充,比如机器人制造业。这种思路,往往使人想起电影《查理和巧克力工厂》中的情节,查理的父亲在最初牙膏厂工作,负责为注满牙膏的牙膏袋拧上盖子。然而,牙膏厂为了提升生产效率,购入了一台机器人为牙膏拧上盖子,查理的父亲失业了,一家人的生活陷入了困顿。然而在电影的最后,查理的父亲又找到了“更好的工作”,还是在以前工作的牙膏厂,只不过是负责修理那台夺去了他工作的机器人。


  当然,还有一些经济学者发出了更加明确坚定的表态,认为即便因此产生失业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机械化、自动化是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方向,为此做出牺牲是必要的。英国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也曾出现过被机器夺走工作的普通民众冲进工厂打砸机器的情况,但机械化生产的历史潮流不可阻挡。随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新的岗位总会产生,没有必要为此过度担心。然而,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埃里克与安德鲁并不这样认为,他们在合著的《与机器赛跑》一书中论证了里夫金关于“工作的终结”的论断,认为技术的进步使得生产同样商品所需要的工人越来越少了,并且最终使得工人的数量趋近于零。


  这无疑是一个令人感到不安地结论,埃里克与安德鲁试图通过“组织创新”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认为以Kickstarter与亚马逊的“土耳其机器人”为代表的众筹与众包模式将为陷入中值收入停滞的美国带来生机。然而,在中国,我们面临的问题可能要更加严重一些。在美国的失业人群中,具有中等职业技能的工人占了很大的比例,即便如此,依然有大量的工人在与机器的竞争中出了局;而中国工人,特别是农民工,面对来自机器人的竞争时往往显得更加脆弱,他们往往并不掌握特殊的职业技术,唯一的优势在于成本低廉。


  此外,许多第二代农民工的问题更加严重。他们当中许多人甚至连基本的农业技能都不曾掌握,并且比他们的父辈更加依赖于现代城市生活带给他们的便利。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些年轻人是属于城市的,他们已经很难回归土地了。而且随着农业机械化进程的不断推进,他们即便回到农村,恐怕也难以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处。他们将是直面来自机器人的竞争的一代人,如果他们不能从这场竞争中取胜,这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悲剧。


  虽然我认为农民工将首先面临机器人的冲击,但并不是说从事其他所谓智力劳动的职业者就不需要担心了。技术的冲击来自方方面面,例如,在线教育可能对教师职业造成的冲击等等。如何应对技术的冲击,是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思考的问题。我不知道这世界上有没有所谓“有失体面”的工作,但我很清楚地知道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没有什么比失业更容易让人丧失尊严的了。


相关新闻:

机器人在食品加工机械领域应用成大趋势... 近几年,工业机器人在食品产业中的应用虽然没有电子产业中增长迅速,但总体处于稳健提升态势。随着我国劳动力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