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商务咨询 » 资本大鳄分歧:苹果是将继续伟大还是谢幕在即

资本大鳄分歧:苹果是将继续伟大还是谢幕在即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核心提示:导语:伯克希尔·哈撒韦(以下简称伯克希尔公司)站在了多头一方,罕见买入981万股苹果股票,这是巴菲特执掌该公司以来史上首次持仓苹果。

巴菲特

今年一季度美国各大机构持仓记录曝光后,围绕苹果公司上演的多空之争成为最大看点。伯克希尔·哈撒韦(以下简称伯克希尔公司)站在了多头一方,罕见买入981万股苹果股票,这是巴菲特执掌该公司以来史上首次持仓苹果;而由亿万富翁大卫·泰珀操盘的对冲基金阿帕卢萨管理公司,则刚刚清空了苹果股票。

就在众多基金大佬纷纷选择离场之际,向来对科技股不感冒的巴菲特却选择此时“买买买”。资本大鳄们的分歧直指一个核心问题:风暴眼中的苹果是将继续伟大还是谢幕在即?

对于巴菲特麾下伯克希尔公司在今年一季度买入苹果,坊间流传着一种说法,“不是巴菲特开始对科技股感兴趣了,而是苹果变成了巴老喜欢的样子”。也有传言称,这笔投资其实并非巴菲特本人亲为,而是其接班人的决定。

真相是什么?伯克希尔公司此举背后究竟透露出怎样的深意?每经投资宝(微信公众号:mjtzb2)将一一进行揭秘。

●苹果股价迎“巴菲特”反弹

据新近公布的一季度末持仓记录显示,伯克希尔公司持有981万股苹果股票,对应市值近10亿美元。彭博数据显示,这一持仓数据直接将伯克希尔公司推至苹果股东名单的第56位。消息一经公开,苹果股价一度暴涨3.7%,成为当天表现最好的个股,市值一夜间增加了180亿美元。

此前一周,苹果股价刚跌至两年来新低,Alphabet(谷歌母公司)超越苹果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值公司。在伯克希尔公司买入消息曝光当天,苹果股价报收于93.88美元,如果从近一年内的132.97美元的高位看,前期股价已跌去不少。最新季报披露,公司拳头产品iPhone的销量出现史上首次下滑,并导致季度盈利未达预期,受此拖累,截至消息公布当天,今年苹果跌幅仍然达到11%

然而,巴菲特麾下的公司正在买入苹果。伯克希尔此时选择站在苹果一边,或许是对投资者担忧苹果大中华区业绩增长乏力的最好回击。尤其是巴菲特向来以长期投资着称,这更让投资者们猜想,这位“奥马哈先知”是不是发掘到了自己尚未发现的苹果身上的闪光点。

伯克希尔公司一季度持仓记录同时显示,巴菲特增加了对Phillips66IBM的仓位,并卖出了沃尔玛。

对于熟悉巴菲特投资理念的投资者而言,在巴老的价值投资体系中,苹果是根本不沾边的股票。买入苹果,似乎和巴菲特一贯“厌恶”科技股的投资偏好有所背离。

事实上,巴菲特始终对投资类似苹果这样的公司保持“警惕”。在1996年的致股东信中,他说:“很多高科技公司将会以更快的速度增长……但相比伟大的成果,我更宁愿收获的,是一个好的结果。”

3年后,也就是在1999年的致股东信中,巴菲特又一次写道,“我们认可,当前的社会正在经历(科技公司)产品和服务带来的变革。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们始终无法通过研究得到解决,那就是:到底科技领域的哪一个参与者拥有真正持久的竞争优势?

史蒂夫·乔布斯一手创造的“神奇”iPad和“革命性”的iPhone 4并未让巴菲特产生过动摇。在2012年伯克希尔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再度表达了对科技股不确定性的迷惑。他甚至直言,不会投资谷歌或苹果,理由是“我不知道如何给它们估值”。

巴菲特曾在一次走访韩国的旅行中这样说,“我选择投资标的的原则很简单,通常是那些我能够理解它在5年或10年后会变成什么样子的公司。”就像他过去所说的,他更喜欢可口可乐这样的公司。

●买苹果的是巴菲特本人吗?

长期以来,巴菲特钟爱的公司大多来自于能源、运输、制造业等领域。巴菲特认为,这些领域与美国经济状况紧密相关,更容易理解。在巴菲特过往投资的公司中,就出现过美国运通、富国银行、埃克森美孚、沃尔玛等大盘蓝筹股。

向来对科技股不感冒的巴菲特这次为什么会想到买苹果呢?而且这还是他曾公开表示不会购买的股票。

1999年开始研究巴菲特,被视作是巴菲特长期价值投资策略研究和传播者的汇添富基金首席投资理财师刘建位向每经投资宝(微信公众号:mjtzb2)表示,“第一,这个事不一定是巴菲特本人做的,巴菲特下面有两个投资经理人托德·康姆斯(Todd Combs)和特德·韦施勒(Ted Weschler),原来给予的权限是10亿美元以下的投资,而10亿美元以上都是巴菲特亲自决定。买入苹果的金额严格来说不到10亿美元市值,而且后来给这两个人的权限也扩大了,所以到底是巴菲特买的,还是这两人买的,这一点我不知道。”

每经投资宝(微信公众号:mjtzb2)注意到,在近期给《华尔街日报》的回复中,巴菲特称这是他的继任者所做的决定,但没有点破是否就是托德·康姆斯和特德·韦施勒。巴菲特还透露,“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在做出投资决定前,都不需要向我‘打招呼’。”

看起来,2011年加入伯克希尔的托德·康姆斯,以及当年更晚些时候进入公司的特德·韦施勒表现出了对巴菲特不愿尝试的投资领域的兴趣,其中就包括了科技板块。

这两位由巴菲特引入董事会的前对冲基金经理,也被视作是巴菲特的潜在接班人,未来将接手伯克希尔规模达1290亿美元的股票组合。如果买入苹果是由他们经手,那么这也是两位接班人迄今做出的金额最大的单笔投资之一。

对苹果的投资,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巴菲特愿意给予他的门徒足够的自由度。毕竟对苹果的持仓让伯克希尔公司罕见持有了一定数量的科技公司股票。

虽然巴菲特可能不是一个科技控,但是这位“奥马哈先知”曾在采访中表示,他在电脑上投入的时间甚至多过他的好友比尔·盖茨,“我每个星期在线打桥牌的时间在12小时以上”。

巴菲特首度涉足科技领域是对IBM公司110亿美元的投资。2011年,巴菲特做出了投资IBM的决定,并在今年早些时候进一步扩大了投资。

“这看起来是一个低风险且向上潜力巨大的投资,但是我不认为这是巴菲特本人会做的投资。”伯克希尔公司股东,同时也是马里兰大学商学院金融教授的David Kass表示,“他的继任者也许对苹果拥有的竞争优势有着更好的理解。”

●苹果真有那么差?

刘建位在接受每经投资宝(微信公众号:mjtzb2)采访时提醒道,“巴菲特(管理)的股票应该是1200多亿美元,苹果整个仓位比例还不到1%。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很小的股票。像花了100多亿买IBM或者说很大比例,这才算(具有一定规模的投资),起码要到5个点甚至更高的点。”

尽管这次投资可能是出自巴菲特接班人之手,但在使用巴菲特投资模型来追踪并投资股票的Valideacom公司创始人约翰·里斯(John Reese)看来,“苹果公司其实是高度吻合巴菲特风格的”。

约翰·里斯认为,像苹果、微软和IBM这类公司,已经从最初的风险型公司成长到足够大而稳定了。过去十年,苹果每年都在调升每股收益,这种持续盈利增长符合了一个基于巴菲特风格框架的模型。

由巴菲特前儿媳及同事玛丽·巴菲特撰写的《巴菲特投资哲学》,建议投资者寻找拥有合理债务的公司,一般来说长期负债不应大于年度收益的5倍。从这个角度看,苹果公司满足这个标准:它的长期负债为690亿美元,年度收益为500亿美元。

一直以来,巴菲特本人最珍视的公司品质之一是“具备持久的竞争优势。”

在约翰·里斯看来,苹果具备两大竞争优势:其一是苹果公司巨大的规模,5000亿美元的市值,年度销售额达到2500亿美元,在这个维度上,它显然具有超出其他公司的经济规模优势;其二,苹果拥有无可比拟的品牌认知度和消费忠诚度。

《巴菲特投资哲学》一书中曾提到,巴菲特对确认一家公司是否具备持久竞争优势的量化标准是:净资产收益率(ROE)

在巴菲特风格投资模型下,一家公司在过去十年的ROE均值需要达到15%,而苹果公司差不多是这一数字的两倍,为29.9%。不仅如此,苹果公司创造了大量现金,超过每股10美元,自由现金流收益率为8.5%。而且,在过去十年里,苹果的留存收益(指那些没有用于支付红利或资本支出的收益)平均回报超过28%。这是强管理的标志。

目前苹果公司的投入资本回报(ROIC)27.5%,一年前达到31.2%。据金融研究机构FactSet的研究结果显示,从ROIC维度看,在标普1500指数的228家科技公司中,苹果在最新一个季度排第13位,对于一些认为“苹果在垂死挣扎”的声音来说,这个排名其实不算坏。毕竟任何一个季度都可能扭转一家公司的投入资本回报率,因为某一个事件就足以扭曲公司收益。

苹果的股价在过去一年下降了三成左右。对于大多数投资者而言,这是一个消极现象,但对于价值投资者巴菲特和他的团队而言,这可能是一个机会,苹果目前PE(市盈率)仅为10倍。

另一方面,和其他科技公司一样,苹果也面临着创造出更具吸引力产品的竞争对手,这些对手可能从任何一个细分市场崛起,并足以重构整个行业生态。正如苹果在过去十年所做的,在快速成长的过程中,猝不及防就抹杀了曾辉煌一时的巨头——摩托罗拉和诺基亚的光彩。

就在巴菲特团队破天荒买入苹果股票之际,以卡尔·伊坎和大卫·泰珀为代表的华尔街知名投资大佬正反其道而行之。每经投资宝(微信公众号:mjtzb2)注意到,大中华区销售疲软及不确定性是他们今年一季度选择回撤的主要原因。

苹果光环渐褪

早在428日,激进投资者卡尔·伊坎就宣布清空了全部苹果股票。在卖出苹果股票后,卡尔·伊坎告诉CNBC的“Power Lunch”,苹果的确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但不再是一个适合“无脑买入”的投资选择。卡尔·伊坎表示,他最担忧苹果是否具备在中国市场成功的能力。

每经投资宝留意到,卡尔·伊坎首次买入苹果是在2013年,当时买入了市值约15亿美元的苹果股票。后来,他又陆续进行增持,并呼吁苹果公司积极进行回购。

今年513日,美国证交会(SEC)监管文件泄露了阿帕卢萨管理公司(Appaloosa Management)的持仓,这家由华尔街传奇基金经理大卫·泰珀创建的对冲基金,今年一季度选择清空苹果股票的全部持仓。此前,大卫·泰珀持有126万股苹果股票,当时市值大概在1.33亿美元。

不仅如此,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也在一季度大幅调整了对苹果的持仓:截至331日,桥水狂斩苹果约三分之二持仓,目前持股数达到106000股,并同时买入谷歌母公司Alphabet及英特尔公司股票。

这是一个令人惊叹的转变,因为华尔街的对冲基金长期以来对苹果股票钟爱有加。高盛追踪了833家对冲基金,20158月有146家基金将苹果公司作为第一大持仓股,这让苹果在当年高盛评出的“对冲基金最爱股票”榜单中,勇夺第二。

不过,一切也是从那时起出现了变化。iPhone销售放缓和令人失望的盈利渐渐开始成为苹果股价前行路上的绊脚石。苹果股价经历了多年来最大一次“跳水”,在第二财季结果公布后数小时,超过400亿美元市值从巨无霸苹果身上蒸发掉。与此同时,公司也逐渐失去了“全球最具价值公司”的光环。高盛最新的对冲基金追踪报告显示,截至苹果第二季财报公布之际,至少有163家对冲基金公司在做多苹果,而一年前,做多苹果的对冲基金一度超过200家。

苹果的中国之“殇”

每经投资宝注意到,虽然伯克希尔买入苹果的消息刺激了公司股价大涨,但市场上认为苹果股价将继续下滑的不在少数。

处于空方阵营的Cascend证券首席投资策略师埃里克·罗斯,就将苹果的目标价设在82美元。“目前苹果面临产品周期的问题,产品的渠道也令人困惑,而中国市场也存在问题。”他指出。

大中华区一度是苹果产品销售增长最快的市场,但第二财季这一区域销售减少124.9亿美元,同比下滑约26%

4月覆盖苹果公司以来,Cascend证券就一直看空,埃里克·罗斯认为,“渠道审查显示iPhone 7供应链上有些不太对劲,而从技术面看,苹果股票存在明显的弱点。不过,我最大的担心其实是中国市场。”自从iBooksiMovie被限制以来,罗斯认为苹果在中国市场的不确定性变得越来越高。

中国市场的人口优势加上消费水平不断提升,让中国成为海外商业巨擘的必争之地。对于苹果来说,这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尽管在经历多年增长后,智能手机领域开始出现增速下滑迹象,但这里依然是一个富矿聚集地。

苹果CEO蒂姆·库克上周在中国出访,并宣布投资10亿美元入股滴滴出行,此举被海外分析师视作苹果安抚不知所措投资者的举动。“这暗示了蒂姆·库克为了挽回中国市场的势头,正在做出一些努力,”Piper Jaffray经理兼高级研究员Gene Munster称,对滴滴出行的投资可以看做是苹果由核心硬件业务开始涉足服务领域。

Gene Munster给予苹果153美元目标价和“跑赢大市”评级。虽然最近大半年苹果股价走势不佳,但他认为市场对于苹果的某些看法可能有误。“我们认为市场会迎头赶上,最大的原因是苹果的增长将重新回来,”Gene Munster说道,“这就是巴菲特参与其中所透露出的信息。”=

相关新闻:

资本跑马圈地 单车共享会是个好生意吗?... 整个共享单车市场漏洞还很多,三个月结束战争?可能言之过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