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求职经验 » 互联网人流之变:职位饱和细分趋势渐显

互联网人流之变:职位饱和细分趋势渐显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核心提示:今年整个人才市场并不如去年景气,需求少了,总体来说,如今的互联网行业,已开始趋于比较理性的状态。

“今年整个人才市场并不如去年景气,从招聘需求而言,招聘方变少了,需求少了,总体来说,如今的互联网行业,已开始趋于比较理性的状态。”杜海艳向记者直言。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上世纪70年代,美国学者马歇尔·伯曼曾如是评判近现代都市的现代性特征。在他看来,成为一个现代主义者,就是让自己在崩解与重生的漩涡中,寻求大潮之美。

时间流转至今,异军突起的互联网,已成为这样的“大潮”。与传统都市体验高度相似的是,处身互联网大潮中的人群,一方面获得震颤与刺激,另一方面,则是无尽的焦虑与痛苦。

“互联网行业对人才的吸引力也在于此。”北京职友道咨询有限公司CEO杜海艳告诉记者,“通常来说,薪资福利是跳槽的一个因素,但对于传统行业进入互联网圈的人而言,还有战斗感、兴奋感、不确定性与变化。尽管与之相伴而生的,也有不适。”

根据领英中国发布的《2015互联网人才流动报告》显示,互联网行业对人才的吸引力(流入与流出比例)持续升温。2014年至201510月,互联网人才吸引力指数由2013年的1.09攀升至1.21,仅次于金融行业(1.33)。其中电信、教育科研向互联网行业输送人才最多,流出比高达2.822.19

在持续升温的行业吸引力面前,人潮变幻,暗流涌动。

高速变化

对于钱小姐而言,选择去互联网,更多是希望得到一个标签。

“互联网代表了未来的一个大趋势。”钱小姐向记者坦言。这位曾经在一家传统但知名的时尚杂志工作3年的女孩,再次找工作时,将目光锁定在了该领域。在她看来,自己考虑的因素无非有两个,第一是薪酬,第二是趋势。“当你做的东西,逐渐旧了,开始被淘汰,资金跟不上,员工就会选择离职。”

经过几次面试与筛选,她最终选择了一家老牌的互联网企业,在那里,她以视频节目策划的身份出现,薪资也有所上浮。尽管代价是,她每天需要往返三个小时,穿梭位于北京东边的住所与西北边的公司之间。

“对于传统行业的从业人士而言,互联网行业的薪资会差异很大。”杜海艳向记者指出,“比如除外企之外的传统行业工程师,薪资可能仅7000-8000元,但互联网企业的架构师薪资可能翻几倍。”

但杜海艳同时强调,这绝不是人才流动的全部原因。“曾经有一个在传统电子厂商待了10年的员工,后来去了一家大型互联网企业。他向我感慨,在该厂商工作这么长时间,最大的感受就是一眼可以望到头,看到自己的职业路径,很多东西都是固定的,”杜海艳指出,“但到了互联网企业,工作中存在的变化令他极为兴奋,尽管也会有痛苦与不适。”

高速运转体现在行业内极高的跳槽率上。根据拉勾网20163月发布的独家数据显示,互联网从业者平均19.7个月跳槽一次,其中应届生每4个月跳槽一次,工作3年的员工平均每年跳槽一次。工作7年之后,跳槽频率达到19.7个月的平均值,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员工最为稳定,但平均值也仅为2年跳槽一次。

“某些传统行业的企业就像个大家庭,领导就是家长。员工觉得领导要照顾好自己的方方面面,领导觉得员工需要对自己言听计从。”领英中国智库负责人王希娜告诉记者,“如果你是一个追求安稳、归属感的人,可能在传统行业会过得很舒服,但如果心里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想法,想要创新,去做一些新鲜的事情,在传统行业就会受到束缚。”

细分趋势

尽管互联网对人才的吸引力持续升温,但今年开始,行业的职位需求量开始呈现向细分领域倾斜的趋势。

“今年整个人才市场并不如去年景气,从招聘需求而言,招聘方变少了,需求少了,总体来说,如今的互联网行业,已开始趋于比较理性的状态。”杜海艳向记者直言。

据杜海艳所言,传统行业的职位多年不会有太大变化,更看重人才的技术或经验,互联网企业则总有新型职位释放出来。“比如双11、双12活动之后,产生极佳的活动效应,其他互联网公司就会设定活动策划经理、活动产品经理这样的职位,然后去寻求有该想法及潜力的人。”但在今年,经过前几年的沉淀,曾经大热的职位开始呈现饱和状态。

王希娜则进一步向记者确认,今年BAT企业的招聘规模在缩减。但同时她强调,细分领域的需求量在上升。“比如互联网金融行业在这方面尤为明显,传统金融行业的高管离职去互联网金融已成为新的行业现象。”

事实上,自今年年初起,多家银行部门经理级人物纷纷跳槽,互联网金融已成为金融人士新的求职选择。

根据领英中国方面的调查数据显示,金融机构流出人才中,有82%仍选择留在本行业,明显高于互联网行业的78%、时尚业的70%以及零售业的69%。“但一个新的趋势是,传统金融人士在向互联网行业流动,因为后者处于起步阶段,且具有高度专业性,需要大量人才。”

除去互联网金融之外,包括互联网体育、互联网汽车等领域也开始炙手可热。“乐视目前在打造生态圈,包括体育、汽车等板块都是非常吸聚人才的领域。”王希娜告诉记者,“他们从央视、搜狐汽车、英菲尼迪等相关企业挖了数位高管。”

而无论金融、汽车还是体育,这些行业高管所看重的,更多是行业发展前景。“他们本身就是白领中的精英,单靠钱很难打动他们。曾有一位入职乐视体育的高管坦言,自己之所以选择加入该公司,是因为现在的体育行业已到了令他‘看不懂’的地步。他很好奇行业最后的结局,于是当乐视向他抛出橄榄枝时,他觉得与其在外面雾里看花,不如深入行业内去观察、引导行业的颠覆。”王希娜指出,“对于入行前已名利均收的高管而言,进入互联网行业最大的驱动力,还是自己的好奇心。”

转身离开

入局者众,也有人选择出局。

张女士是某一本学校的硕士,毕业之后选择进入互联网行业做技术。“没错,就是因为钱。四年前毕业,月薪1万,我被这个数字吸引了。”可随后,是每周通宵一次的工作强度,10个月后,她选择离开这家互联网企业。

之后,张女士换过两家公司,均属于互联网行业内。“我不否认我能力有限,但说实话,每天从进公司到离开公司一直都在忙,神经绷得很紧张。”张女士坦言,由于表现出色,最后一家公司的试用期一过,她的薪资便涨到了此前公司薪资的两倍,但待了一年之后,她仍旧考虑离职。“原因是,黑眼圈越来越重,皮肤又开始变差,受不了折旧这么快的自己,准备转行。”

也有人已经离开,但转身得并不那么决绝。一位曾经在互联网圈内混迹12年的人士告诉记者,自己于去年回归到传统的教育行业,但仍在持续关注一些机会,其中不乏互联网企业。或许,是由于这个行业仍具备较强的张力,而他内心依旧蠢蠢欲动。

钱小姐则在入行一年半之后,选择了离开,如今在一家明星经纪公司工作。她坦言,转身的原因是互联网企业的部门规划与自己的预期不符。

在离开前单位的当天,钱小姐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公司大楼的夜景照片。夜色笼罩下,这座将近二十层的高楼,每一层都亮着灯。钱小姐在朋友圈中感慨道,这里看起来很美,但她也明白,是时候说再见了。